查看个人介绍

摄绘主艺半二巴结狂热人士
IDENTITI纹章苑 品牌创始人 identiti.lofter.com

/ 冰 年 /

   抑或是夏夜的高纬度星空格外能映衬归人的冥想,月光皎洁,云淡风轻,你能听见几乎每一片白桦树叶都在清朗的江风中愉悦地摇曳,树皮大抵是白色的,叶子微微泛着阳光灼晒的痕迹。有学生来岛上露营,远方不时传来零星的倾谈笑语。但江边总归是安静的,探视黑夜的车灯,从遥远的方向驶来,车里头的人二十来岁摇下车窗,灭灯,熄火,他点了一根烟。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过年的时候江南的人放起烟火,身处都市中是见不得最真切的景致,所以大冷天一个人独自开车去岛上,可以在最好的角度看着整片夜空被点燃。

     “没什么本地人会在除夕夜里形单影只地跑到老远去跨年吧?”

     “怎样啊,不行啊?”

     “可能是感觉有点孤独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一闪而过,眼看着又要过年。

    14年去了太多地方,1月长白山3月哈尔滨5月港澳6月滇藏7月俄罗斯......光东北就飞了四趟,夏天那会儿甚至忙到来不及把旅行套装放回柜子又要整装待发。相比起初春那副即寻不着冬天痕迹也觅不见春天预兆的样子,圣诞节的冰城真是名符其实的雪国。总想说比起旅行家更想当生活家,去陌生的城市感受当地人的生活节奏,用相机记录下他们眼中稀松平常的精彩才是最佳体验。所以当人们蜂拥而至,中央大街和冰雪大世界人头攒动,我飞行一千八百公里,在太阳岛散了一下午的步。

     那是哈尔滨江北的一座河岛,20世纪随着中东铁路的兴建,许多来到哈尔滨的侨民在岛上建起别墅,留存至今漫步其间偶有置身俄罗斯风情小镇的感觉。但这基本靠遐想,看你有没有这般情结,能不能领会其中的妙趣。


/ 阳 岛 /


   “姑娘你不知道有清沟嘛,每年都有车掉进去。”要是知道车子真能掉进松花江里,我可不敢上这“贼船”。圣诞抵达哈尔滨的头一晚就去体验了把江上的冰面漂移,完全就没壮胆劝解自己不要害怕因为压根不知道会掉进江里,直到第二天我打车去江边搭乘缆车,出租师傅告诉我这事儿一瞬间千万个罗盛教(*)在我脑洞冰窟窿里扑腾,吓得我脊背发凉一身冷汗。(备注:罗胜教,中国人民志愿军,为救掉进冰窟窿的朝鲜小孩而牺牲,小学《语文》有这篇课文,要求段落背诵于是乎印象格外深刻)下车的时候两腿还在发软。

      松花江缆车有个挺文艺的名字,音同索道故名“所到之旅”。开端是江南边儿的一座城堡,结束是太阳岛上的另一座。春天来的时候觉得这个建筑有些莫名,以为是个酒店,这次去了才知道的。一个缆车包厢可以容纳6个人,虽然旺季但不是周末根本没什么人来搭乘,冷冷清清的。跟倆女生分享胶囊空间,闸门一开里头飘出一股凉风,吁——还没踏进去就纠结了起来到底是应该坐顺行位呢还是逆行位呢?假使只有一个人的话就可以两边换来换去看风景了,跟陌生人同乘多少还是会有点不好意思。我这边还在默默尴尬,对面就听到了美颜相机修片完成的铃声……恩,我本以为独自旅行的真谛在于自拍,没想到跟闺蜜旅行的意义依然在于自拍,原来各拍各的互不叨扰也是一种默契。为了让她们给我拍个到此一游照我得先破个冰,

       “你们从哪儿来玩?”

       “她沈阳我天津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哎?不是一个地方嘛?青旅认识结的伴?”

       “以前是同学,大学不一块儿念了”

       “哦哦。”感觉自己有点KY,开门见山问待会儿能不能帮忙拍个照,对方欣然应允。然后噼里啪啦一阵拍我拿回手机一看,默默决定还是自拍吧,iPhone取景的周边会有广角延伸效果,如果别人取景时候把你搁在一边,你的头就撇了,而且缆车玻璃偏绿,我坐的这边阳光正好透过窗子洒在脸蛋上,照出我赫然正气一脸青光。终于明白有些事还是自己解决的好。

     俗话说(哪儿来的俗话说)好闺蜜就是合影完会帮你一起修片的人,当时我就在想回头码游记的时候我一定要把这话真诚地献给她们,希望你们彼此都能美美地出现在对方的朋友圈里。


      百度说松花江索道全长1156米,过往跑个800m堪比旅行者1号孤独飞航的宇宙旅行那般煎熬,但这一公里的路程却显得太短暂。兴许是因为头一次这样俯瞰冰封的松花江面过于欣喜,所到之旅完美结合我最爱的两个元素:一高,二白。来自江南的人第一次像这样被雪景包围激动的心情可想而知,而对于高空的追求永远都没有停歇,享受百层高空的观景台更喜欢飞机窗边座,缆车虽然没有那么高,但幸而有雪的包裹,整个城市顿时都清静了。一切都变得渺小而不值一提,无论是江南略显老旧的建筑,街上入了雪天就再没好好清洗车辆,江面上缓行的人们,还是我那个并不令人开怀的旅行的初衷。


评论
热度(9)
©占夏curlyQ | Powered by LOFTER